© S·S·lyco‘

Powered by LOFTER

【HWM7】莱纳斯

○企划文存档

○基本写一段放一段

1
        莱纳斯·麦克米伦不喜欢夏天。

        没有到讨厌的程度。但是,也没有任何惹人喜欢的要素。即使室内有维持温度的魔法,也不能一直宅在家里,很热,汗水把衣服粘在身上的感觉非常糟糕;蝉鸣也令人静不下心来;白昼变长,而他喜欢需要点灯的时段;能够放假听上去不错,那也只是对大多数人而言。

        莱纳斯喜欢待在学校。魔药和变形课学得不错,他很高兴。古代如尼文有点难,那也不成问题,因为觉得有趣。学校的气氛,尽管他不擅长和人打交道——怎么说也比家里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 母亲是在莱纳斯用晚饭时突然返家的。这位西格莉德·麦克米伦女士在魔法部任职,是出了名的工作狂,黑色长发一丝不苟盘在脑后,和莱纳斯相似的圆眼在眼尾用眉笔向上一提,活脱脱把她的面相从清丽显小提成了凛然肃杀。虽然和母亲住在一处,平时见面的机会也并没有很多,莱纳斯是有那么点怕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 西格莉德走近时他还没有注意到,一边吃晚饭一边翻看这期的《今日变形术》,等到发现时已经来不及藏起来了,母亲一把从他手里把杂志夺走,训斥道:“吃饭就要有个吃饭的样子!我可不记得有教过你这种礼仪!”

        莱纳斯吓了一跳,险些把勺子掉进汤里,只好埋下头专心对付他那一份煎小牛排和蘑菇汤。西格莉德于餐桌另一头坐下,在魔杖尖燃起一簇火苗,去点细长烟杆中的烟草。些许蓝色的火光映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 她用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,询问了几句莱纳斯在学校里的生活状况,莱纳斯就也用比上课回答问题更拘谨的口吻回复她。一顿饭吃得莱纳斯心里七上八下,觉得若是天天如此自己八成要消化不良。他以为母亲已经没什么别的话要说,迅速解决之后准备离席,不想西格莉德又叫住了他。隔了一层烟雾,连她传来的声音都显得不真实起来:“你准备一下,那个人马上要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人”自然是指莱纳斯的父亲了。他茫然地点了点头,对此并没有太多想法——于他来说,父亲只是个一年来探视他几次的人,勉强混了个脸熟,到不了能寄托感情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 他把被母亲扔到一旁的《今日变形术》收回来,用手指抚平书页。看着封面发了会呆,他发现自己仍然不知道该作出什么表情来。

        若要解析爱的含义,莱纳斯没有任何发言权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父母并非为了爱情而结合,比起伴侣更像是仇敌。他们像是将两个家族维系在一起的纽带,就算互相看不顺眼,也没有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 最初他们曾经住在一处,但很快就因为生活习惯不同引发了小纠纷;紧接着在事务处理的方案问题上出现分歧,开始吵架,继而冷战;在莱纳斯五岁时他们忍无可忍,互相都抽出魔杖指向对方,若不是有人冲上来劝架,只怕就得大打出手了。经过这次,两人正式分居,各过各的——这样也许对大家都好。

        据莱纳斯过去从来家里做客的大人那偷听到的,这二人就算是在魔法部碰面了,也绝对不会主动交谈。

        这对夫妻之间没有任何爱意可言,而他们应付事情、完成一件工作、一种义务那样生下的孩子就是莱纳斯。理所当然的,谁会对这成果去倾注爱意呢?

        Love.多么美丽的单词和发音。诗人用隽永的词句去赞美它,小说家用动人的故事去演绎它,历史学家用朴实的话语去记叙它。这些莱纳斯全都读过,却无法确切的理解。说到底,人们要如何对没有被爱着的他证明爱真的存在,而非虚无缥缈的幻影?

        这实在是个无解的课题。

        罗纳德·麦克米伦先生来到宅邸时,客厅的钟刚响过七遍。

        莱纳斯和母亲并排坐在沙发上,中间却隔了作为母子而言过于疏远的距离,罗纳德先生则在对面翻看着莱纳斯的成绩单。他的坐姿过于板正,面容和莱纳斯没有什么相似之处,是刀刻斧凿一般的硬朗线条,莱纳斯唯一继承到的大概只有那双深蓝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抛开其他不谈,这对名义上的夫妻,个性倒是极相似的。同样的自我主义,冷淡,强欲,不近人情,或许正因为如此,他们才相处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 家养小精灵端了茶来。就像是为了从无所适从的状态摆脱出来,莱纳斯抱着茶杯将目光投向茶水,不敢看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 他回忆起自己做过的梦,变成小孩子、享受和父母一同玩乐时光的梦。对许多人来说理所当然的经历,为什么他只能在梦中编织想象呢?

        他听到父母用公事公办的口吻交谈,而其中大部分的内容是围绕着他的。可他们并没有真正关注就坐在这里的莱纳斯本人。他想要大叫,想要逃开,甚至想要抽出魔杖施上几道魔咒,让他们闭嘴或者干脆消失,只要能让他从这种状况中脱离出来。但最终他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将头埋得更低了。

就准备当作某人和某人的生贺

在我尚且年幼时,总是很讨厌他人赞扬我。
我说的“他人”是指家人以外的所有人。
我说不清这是为什么,我的父母也很惊讶。在他们看来,像我这个年纪——五到六岁的小孩子,正是需要大人夸奖鼓励的时候。这也没办法,因为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无法理解小孩子的头脑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相比之下,大我五岁的哥哥则摸着我的头,柔声对我说:“哥哥都明白,小彻是因为他们总是围上来吹捧你,觉得他们很烦才讨厌他们的,对吧?”
嗯,哥哥说得没错。从我能够懂事开始,大人们的赞扬声就不绝于耳,对此我感到厌倦;而年龄相近的小孩子们又过于懵懂,我无法和他们取得共鸣;两者之间不上不下的青少年们,又正是主观意识最占上风的岁数;只有家人永远将我的感受放在第一位来考虑。
回过神来时,我已经对“他人”失去了兴趣。
我那小小的身体里封存了一个过于孤高的灵魂。但是,我并没有感到孤独,我的精神世界是丰富多彩的。我确实是天才——我对此深信不疑。书籍、话剧、钢琴,我把大量的时间花在感兴趣的事情上,以一个五岁孩子所能做到的极限来飞速吸取知识。
……如果维持着那种状态,一直成长下去,我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?
如果是那样的话,我无论如何,都绝对不会选择成为偶像的吧。

下一次写问题也写沙恩(这人是多喜欢沙恩)


问题集-Shane·Lieat

其实好多问题太常识人了根本不适合沙恩做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、如果你的人物今晚就得死,而且来不及跟其他人说什么了,他最后悔的事是没跟谁说什么东西?为什么他一直没跟那人说?

后悔没有跟贝瑞尔说那句话?虽然本来他没打算说吧……因为习惯性说谎以及没有必要就不想说真心话。

2、你的人物会不会以接受1百万现金为代价离开当前的国家、并永远不再回来?

他会接受,然后改头换面或等当事人死了再回来。

3、你的人物被赋予了一项特殊技能:只要想着一个人的死、并重复说两次“再见”,那人就真的会死。死者会死于自然原因,没人会怀疑你的人物。那么你的人物会在什么情况下用这种能力?(或:如果你的人物在脑海里想过要杀掉谁,在亲自面对那个人并与他目光对接之后,你的人物还会不会真的杀掉他?你的人物有没有特别想杀掉谁或希望谁去死?)

会认为这样的力量太简单粗暴并且没什么意思。

真心特别想杀掉打火机,但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杀的。

4、对你的人物而言,怎样的夜晚算是一个“完美的夜晚”?

没有琐事打扰,天气不错能看到星星,坐在自家落地窗边品酒。(删除线)如果接下来有人陪床就更好了(删除线)

5、你的人物愿意选择事业有成私生活平淡,还是个人生活丰富多彩事业平平?(很多人都想要愉快的个人生活,但大家为什么还是花大把心血在职场上?如果你的人物觉得私生活更加重要,那么他会不会真以个人生活为最优先?还是说他只是不想承认工作更重要?他们是否用工作作为逃避的手段?他们是否希望能通过事业的成功换来个人的幸福?)

逻辑是正因为努力工作了才能支撑丰富多彩的私生活,隐性的工作狂,但休息时间绝对放松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工作。

6、如果你的人物明早醒来便能获得一项能力或特质,他希望获得什么?

然而他已经靠自己得到想要的能力了。

7、你的人物将有机会遇到一个完美的梦中情人,两人能产生出最热烈的感情。但遗憾的是,这个人在六个月之后就会死去。既然已经知道事后的痛苦,你的人物是否仍然愿意跟那人一见、并坠入情网?如果那个人六个月之后不会死,而是会背叛呢?(在爱情方面,你的人物更看重的是电光石火还是天长地久?他希望爱自己的人能给自己什么?当他的情人做出什么事的时候,他会觉得是被背叛了——漠不关心、不诚实、不忠?)

愿意。背叛也无所谓,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。没有表示出那个意向的话,就算有那个能力给对方续命,也不会有那种想法。六个月和六年对他来说差别不大,时间没有意义。

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人从来没考虑过周围人会背叛他这回事。就算被背叛了也只会想弄明白为什么,只要知道了就会“啊,是这样?”的接受。

8、你的人物希望做男人还是做女人?他们要好的朋友们多是男性还是女性?

希望做男人,然而如果要变成女人也没什么排斥心理……何况这人本质上就是无性别。朋友也差不多?

9、如果杀掉一个无辜者能让全世界免于饥荒,你的人物会不会去杀这个人?(一个无辜的生命死在自己手上,或知道成百上千人的死是因为自己,这两种情况哪个更让你的角色痛苦?你的角色对为达成伟大目标而放弃了自己原则的人有何看法?如果他愿意牺牲自己,却不愿意夺走他人性命,那么是否有什么事会重要到让他甘愿一死?)

没有做这种事的义务。

至死也不会放弃原则。

10、你的人物最珍视的回忆是什么?

可以说是他的回忆也可以说不是——子民还未离开,作为被无数人爱戴着的王的时代。

11、如果你的人物知道一周之后会爆发核战,他会做什么?

规避危险,然后发战争财。

12、你的人物迄今为止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?他是否希望能做更伟大的事?

没有详细设定呢……毕竟黑历史太多了。

13、在遇到火灾时,你的人物最会去抢救/带出的一件物品是什么?

把收藏品带进黑之城吧(……)

14、你的人物遇到如下情境:在面前有十把手枪,只有一把里有子弹。他要挑一把枪,对自己额头扣下扳机。如果他挑的是空枪,他就能获得1百万现金。他会冒这个险吗?

风险投资,成功就净赚一百万,但我觉得他是因为有趣所以冒险的。

15、如果你的人物能选择自己死亡的方式,他会如何选择?(英勇就义、作为某个大事件的殉难者,还是平静而终?为什么大家都倾向于“在睡眠中安详死去”?)

只要是体面的死法就无所谓。

16、在你的人物的生命里,他们最感激的是什么?

感激着这个世界,永远不会让他太过无聊。

17、你的人物是否心胸宽大/容易释怀?

看心情。原则问题决不让步。

18、当你的人物要讲一个故事的时候,他们会不会把这个故事夸大/修饰?如果会,那么为什么?

会呢,还会恶意篡改。

19、你的人物觉得他对自己的人生把握/控制的程度是多高?

他自己是觉得几乎是百分之百,但最近失控了。

20、当需要援手的时候,你的人物会去跟别人求助吗?

不会,不值一文的谜的自尊心。胁迫别人帮忙倒是可以,主动帮忙也行。

21、你的人物是否喜欢当名人?什么样的名人?

喜欢,而且喜欢高高在上也喜欢自满和炫耀。

22、你的人物最难以舍弃的习惯是什么?他是否经常为了摆脱这个/这些习惯而挣扎?

上诉的“不值一文的谜的自尊心”,尽管他自己也会知道偶尔坚持这个是最没意义的,但也会放任自己。

23、你的人物在为什么而努力奋斗:成就、安全、爱情、力量、激情、知识,还是其它什么?

钱,收藏品,给宿敌找不痛快。

24、你的人物是不是很容易感到尴尬?

脸皮厚到全裸出镜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吧……

25、如果你的人物从未做过某件事,那这件事对他而言是会更有吸引力还是会更不想让他做?

这得看是什么事?大体上会更有兴趣吧。

26、你的人物在生活里有多少性伴侣?他们希望能再多些还是少些?

(死前限定)本来是没有固定的,也不在意多还是少。他本人其实并没有以上床为目的去主动接触其他人的意思,发展成那样也就顺其自然。

一点点对战心得

最近上山的组是L444雪莉尼西,有雪莉一穿三的辉煌战绩也有被摁在地上摩擦摩擦的时候(大小姐已经不想再看到诺艾菈了⊂彡☆))Д´)・∵),因为布劳是第一次开始用,不太熟悉他感觉没有发挥出他真正的实力,来记录一下心得。

我方雪莉打头,武器是雪莉暗房专,咒戒和布劳四专。老实说我可能不应该没洗好四专的属性就拿来用,但是魔材不够了。大体上这组还是防不太住高伤害,尤其布劳被拉远情况很不乐观。最后抗住高伤害取胜的局都是用不死顶下来的(雪莉留特3→异质者→留圣水特3→异质者这一套我玩的已经非常熟练了)。

布劳基本上算是个比较百搭的角色,侍者好像都这样。实际用起来才发现意外的不怎么好上手,特别是在另外两个角色被打爆、情况不妙时,即使知道回合数更高能削减对方更多攻击力,也不宜再推回合数,否则一旦无法击溃对方陷入持久战,很容易被十八回合血量胜。即使我方队员存活,在雪莉攻击必须卖血,缺乏回血手段的情况下,血量上我方也没有任何优势。这组另一个不适宜的地方是事件卡,布劳推回合经常能推出两张特1来,对他来说没什么用。理想的情况下应该是质数回合中距离换上场,下回合推回合数+换人。但现实是这样做等于两回合给对手很大的机会拉距离抢先攻,现在取得优势距离就让你小命不保的角色也是很多(诺艾菈瑟法斯ry)。更别提布劳意外死和布劳推出两张圣水……结论是,布劳在回合过半压底上场时,除非对面是瑟法斯这类角色,否则拼·命·拉·近,不追求直伤布劳的伤害加成也很好看。

和布劳相性最好的队友还是凯伦贝克,回合数推高不论是对布劳自己的防御技能还是爹的回血都有好处,有第四技能的凯伦更是可以用终局在18回合漂亮的收尾,然而自家凯伦金的太早……是不是该带出来捡捡棺材本呢。事件卡方面来说搭配女儿也能迅速获得优秀事件卡。总之,虽然是为了捡卡金人,请不要像笔者这样配特1组。

近期由于瑟法斯的实装,压力山的生态更加可怕了……攻击力很强,犹如作弊一样的强力移动技,只要拉到近距就很难逃开了,成就专武的加成也可观。在调整平衡之前,只能尽量应对了。

考虑对策:队伍排头放擅长远距离的角色,开场就拉远,尽量不要拉近。但这并不是什么好策略(。)现在远距离很可能跳出来一个诺艾菈,瑟法斯如果压底也会很可怕,但如果打头是洁米就会不一样了!笔者用亲友的号试玩过成就专洁米(本人没抽到……),保证洁米活下来并一直生病毒拖死对方的战术真的很有趣,抽到洁米的大小姐可以试试看。没有金佛罗的大小姐也可以尝试盾3组带佛罗应对瑟法斯,毕竟瑟法斯防御低下,只要能防住一次然后给他一斧子怎么也得死了。理论上还能试试蕾塔这种防御强化并能跑距离的角色,但还没有实际用过实在不熟。

低C有风险压力需谨慎。有时候不是你想带魔,而是低C全是教梅诺艾瑟法实在被打得太惨,笔者手上这组再金一个人就要换成教主妹妹佛罗盾2组去试水了。

杂谈

准备好三张白碎了,在接下来大概一年多的长草期里要再准备三张……梅伦R5和小夏R5出来时要马上做(闭眼)。

计划是通过圣女一周年记念时再带梅伦去打一次作为结婚(?!)一周年记念,我真是个无情的女人……有了四专这次会打起来更有利吧!

涡团真是好舔了不少票,喂专武的材料也捡够了,最重要的是捞到开涡大佬的好友【计划通.jpg】

课金还是比较爽,金抽抽到L5就不用费心镶金了,代价是角色不那么会用……


Sid的人设修正

看着自己两年前写的Sid人设感觉还很羞耻play……赶紧拖出来修正了一下。

Sid

性别:男

身高:174

体重:59

年龄:20

黑色长卷发,随手扎了个辫子,头发看上去有点散乱,长度到腰。眼睛颜色偏浅偏灰。长相是偏阴柔的类型,鼻梁比较高,嘴唇很好看。非常瘦,个子也不算高。戴黑框眼镜,偶尔戴隐形眼镜。

有两条同款不同色的格子围巾,会换着戴,一条是灰色一条是青绿色。左耳打了耳洞,戴着耳坠。和大多数伦敦人一样穿大衣或风衣,围巾很随意的围了一圈。双手总是插在兜里或者抱在胸前,右手戴着银制嵌绿色宝石的戒指,手腕上扣着白色皮制手环。脖子上挂着头戴式耳机。

体弱,经常在咳,大病没有小病不断的体制,伦敦天气最糟时就犯鼻炎,人也会老实很多。因为熬夜所以睡眠不足,稍微有点黑眼圈。不注意饮食的话就会胃痛。

非常懒,室内派。热衷于追求乐趣,为了自己高兴不择手段。并不在意被人说是娘炮。非常记仇,只要被记住了哪怕是很小的事也要报复。

养着一条墨蓝虎斑,条件允许就会带在身边,虽然是母蛇但是名字叫Stev(史蒂夫),会称呼它为“我们家花冠公主”,对外宣传“这是我妹妹”。

喜欢酒,特别是香槟,但日常喜欢泡茶喝,讨厌咖啡。喜欢酸味的食物,能做出生吃柠檬的壮举。很少会喝醉,而且是越喝脸越白的类型,喜欢借酒发疯(虽然没完全醉但是刻意放纵)。偶尔抽烟但烟瘾不大,喜欢收集女士烟,偏好清凉的薄荷味。

专业是服装设计,大二学生。虽然看上去不像,但是个完全不会逃课的人。

可能有轻微的性成瘾症状,但并非构成他频繁约炮的唯一理由。可能就是作死(。)

直觉派,比起慎重思考之后再行动更倾向于凭感觉走。话不太多,但被激怒之后会很毒舌,一句话就能戳中要害。对不在乎的人非常漫不经心或者根本就不理。毫不介意使用粗俗的脏话开低级玩笑或骂人,但在家从来不说,也几乎不会在外面过夜,有事要晚回家一定会打电话给哥哥报备(哪怕哥哥根本也不在家),能看出家教还比较严。

推眼镜是习惯性动作,通常是在思考接下来该说什么,多半不是真话。戴着隐形眼镜时也会抬手推眼镜结果推了个空。

说话带点鼻音,语速比较慢。

不太擅长应付哥哥,说不过他就会气急败坏的提脚踹。

只要想的话,就能让对方喜欢上自己,有这种程度玩弄人心的天分,正因为如此而不懂得人心的可贵,随意践踏他人的感情还乐在其中,交往过共两男两女,玩腻之后就把他们甩了。

不为人知的本质是他毫无保留,极具包容性的深爱着世界。

 “不要跟我谈情,谈情就伤感情了。”

分享近藤晃央的单曲《フルール》: http://163.fm/Wf0bHsC 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
最近好喜欢这首……


只要一用lof发图就会卡死,但我又不想升级版本。


Unlight對戰向30問

1 安安,您是一位喜歡打架的大小姐嗎?(不算喜歡也請來做做看接下來的問題嘛來嘛)

喜欢!(暴力)


2 對你來說,對戰的主要目的是?(ex:鑲金/排位/不我只是想打架)

基本上大多数时候只是想打架而已,顺便镶金或者捡卡。


3 還記得剛開始對戰的時候自己做過的蠢事嗎?(誒 

没什么印象了,但我对我最近有做的一件蠢事记忆犹新,那就是我忘记了爷爷第四技能的存在……我对不起爷爷啊!


4 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對戰的隊伍嗎?

1V1,L3小夏


5 御三家的三位里最喜歡哪一位的戰鬥方式呢?

喜欢艾伯,但是他烂骰,没有然后了。


6 初期非課金角色(艾伯李斯特-瑪格麗特)中用起來最順手的是?

大力推荐L4布列。


7 不論是否有入手,後期的課金角色中覺得戰鬥方式最有趣的是哪一個?

最近觉得皇妃用起来十分有意思呢……


8 對戰時最喜歡用的女性角色是?

因为爱情,必然就是小夏。


9 對戰時最喜歡用的男性角色是?

最近好喜欢皇帝啊……好好用啊……


10 對戰時最為可靠,能夠帶來安心與信賴的戰士是?

皇帝很靠谱啊!就算深红烂了(……)也还有黑大肠呢!


11 反之,出門的時候完全不幹活的傢伙是誰呢?

是小夏【……


12 最喜歡的近距離主控角色是?

教主,教主,我入教,我信你。


13 最喜歡的中遠距擅長角色是?

总裁很好我很行,L4布列眩晕剑也很好,凯伦也很好,自坏了对面圣水还有琴盒呢。


14 “這傢伙原來是這麼好用的完全沒料到!”——讓你有這樣體會的戰士是?

是,有飞刃雨的雪莉?十分能打异质者十分好玩完全没有料到……


15 覺得用起來有些苦手/難以發揮的角色是?

L5布列,真是太苦手了。


16 最不擅長對付的角色是誰/有哪些呢?

威廉老林和活人。最近遇到希拉莉很ry……


17 雖然也能打過,但是非常不想碰到的角色是?

威廉……而且没带咒印符还有希望打死,带了咒印符真的好难打!再有就是老林了但我根本没把握打死……


18 最喜歡的對戰地圖是哪一張?

魔都!魔都!我就喜欢吃牌的角色!!


19 最討厭的對戰地圖是哪一張?

承接上题当然是绝望村白魔和冰湖这类。


20 從實用性考慮,最喜歡的武器是?(專武或通用武器皆可)

封魂者啊!神器!


21 管他那麼多,總之目前最想要的專武是?

哪个都好,想要梅伦的专武。除此之外想要小夏的BP专但看上去已经没有希望了……


22 一句題外話,最喜歡哪個專武的設計呢?

碧姬的香水!


23 插事件卡的時候一般是如何分配的呢?

除了看牌组搭配之外,偏爱不加C的双面事件卡和机会3,love 机会3【


24 有組過一些主題性的卡組帶出門對戰嗎?(ex:三侍者/三幻蘿/三幻乳ry)

三侍者,人偶组,各种组合的帝国修罗场。


25 看別人對戰時給自己留下深刻/覺得有趣的印象的組合是?

其实一般是对非常魔的组留下深刻印象……觉得有趣的大约就是阿三的三个用枪大叔了,被克洛维斯打得没脾气。


26 有什麼特別想一試的對戰組合嗎?

我很希望来一个能互相奶形成完美循环的组合,然而一直不太成功……


27 自己覺得用起來非常順手的組合是?

之前觉得金出叶R1雪莉R2尼西还蛮顺手的,唯一的问题是出叶的防技真的很多时候都是……摆设……


28 最近常用的對戰組合是怎樣的呢?

L4R22小夏皇帝爷爷


29 對戰時最開心的事情是什麼呢?

非课角色暴打魔角。


30 描述一下到目前為止,大小姐印象最深刻的一場對戰吧?

印象最深啊……大约就是3V3残局,2血雪莉面对绝望村面对手上留着特3和移动3的少爷缠斗了几回合成功打死。还有一场帕茉远距离平A砸死梅莉。


辛苦了!那麼最後請對奮鬥的戰士們說句話吧:

皇帝深红不要烂,爷爷不要刚八叶就死,梅伦你不要再表你女朋友了,拜托。


人生多别离-未完-待修

*刀剑乱舞衍生腐向同人,CP为加州清光X大和守安定;
*设定为完成阻止敌人改变历史的任务之后,审神者撤回了支持刀剑们形体和活动的灵力,历史中已经损坏或不能验证存在与否的刀剑就此消失;
*作业BGM为《not blue》,中途换成了《人生多别离》;
*作者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谈人生。


  当经历了足够漫长的时间,并清楚接下来也要度过相同的人生之后,再去计算时间就显得非常没有意义。
  大和守安定讨厌这样的生活。
  那甚至并不能被称之为是生活,在他心里更愿意认为这只不过是“生存”罢了。
  距离做为付丧神被召唤、降灵和着肉,获得人的形体和意识以此在战场上冲杀,斩灭枯骨刀灵的日子,已经过了很久很久,一开始还会数着日子计算过去了多少天,渐渐就开始变得毫不在意了。不论是被私人收藏,还是被做为美术品展出,对于刀而言都没有差别。一直以来都坚信着做为武器被打造出来,不能上战场的话生存着也是毫无价值的,大和守安定一直这么相信着。
  这样的时光实在是太过无聊了一点。
  到最后,唯一的消遣只剩下封闭意识陷入沉眠与回忆里,尽管太过久远的记忆已经开始出现错漏与偏差,尽管回忆零零散散毫无规律的串联在一起。那又怎样?他乐意深陷其中。若是不这样做,总有一天,他会将一切都忘记吧。
  而那正是他最不期望走到的一种未来。

  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。
  大和守安定睁开眼。看天色是刚刚用过晚饭的黄昏时分,地点是本丸附近一条常去散步的小路,四周很安静,能听到的只有微风吹动树叶和草丛发出的轻响、还有自己和身边那个人的脚步声。夕阳给一切都燃上了一层暖色调,稍一偏头就能看到并肩走在一起的人,发间晃晃悠悠折射着光芒的水晶耳坠,和带着闲适笑容的嘴角。
  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美好。一切美妙的细节,是因为记忆本身就是如此呢?还是因为自己的主观认知美化了吗?大和守安定心想。
  那个时候你觉得开心吗?觉得幸福吗?
  就这样什么话也没有说,连手也不牵地走出了好远,最后还是自己按捺不住加快速度抢到他前面,用有些夸张的语调做出吃惊的样子开玩笑道:“今天居然这么安静,你啊,很反常哦?”
  像是才刚刚回过神来一样,加州清光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盯着他的脸,愣了一下才摊手笑起来:“啊,偶尔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?”他没有回答,两个人对视了片刻,最后清光走上前来用嘴唇碰了碰他的脸颊,然后拉住他的衣袖轻扯:“好啦——继续走吧。”
  那只是很轻的一个触碰,对方也并没有多做停留,大和守安定却因此感到面部发热,缩了缩脖子将脸埋进围巾里,跟上去将手搭在他的手腕上,手指压上脉搏。他很快会意,回握住手、扣住手指,好像一切都是再自然不过的样子。
  大和守安定能清晰地回忆起那时的心情,是非常平静安宁的感觉,但又像是在心头泼上了一壶烧酒,撩得人心头发热。他努力地回忆着那时感受到的一切,他其实非常喜欢这一段记忆,难得的什么都不想地走在一起,不必考虑过去和肩负重任的未来,也并没有记挂着冲田君、如今的主公或者其他的什么人,仅仅只是单纯的彼此而已。
  就这样一直走到暮色暗沉,夜风渐凉,才终于掉头回程。
  他微笑着闭上眼,满心都被那样美好的气氛渲染成一片温柔的颜色。

  再睁开眼时,那片颜色和户外鲜活的空气,全都远去了,只看到一片生硬的几何线条构成的世界,大和守安定有片刻的茫然,怔怔地盯着前方。
  许久,他才回过神来,叹出一口气,继续保持原来的姿势,坐在用钢化玻璃封闭着的展台上。
  深夜里的美术馆一片死寂,做为没有形体的刀灵,无法离开本体太远,被放在美术馆内展出,就等同于被囚禁了一样。然而刀原本就只是人制造出来使用的物品,遭遇到这种境况也无可奈何。
  如果待在这里的是加州清光那家伙,此刻他会是怎样的感受呢?很突兀的,这个想法出现在了脑子里,然后思绪奔流着,一发不可收拾。如果,如果是他的话,一定会因为无聊而折腾出各种动静、抱怨这样被关起来都没办法打扮了,或者别的什么,总之,会比自己更加不能忍受这样的日子吧。
  清光,我们两个相比到底是谁更不幸呢。他闭上眼这样想着。是不得不离开的人,还是被留下来的人?